阿椒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In London 1

人妻律师伽x研究生小





现实向半架空。


会结合个人在伦敦的经历。


但是也有有杜撰内容。


写到哪儿算哪儿。



更新会慢。


因为本人还要在伦敦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


 


六月伦敦气温也并没有升多高。


 


小心拖着自己一大一小的行李从希斯罗机场出来,看着异国面孔来来往往,竟有一瞬不知去往何方的茫然。


 


插入一早办理好的英国电话卡重启了手机,小心给宅家报了平安,用uber叫了一个当地司机上路。


 


司机是一个相当热情的中年人,一路上都在跟他侃英国的天气如何善变,小心自身口语不错,只是他本身并不擅长应付这样的人,拘谨地坐在副驾驶上应声点头,也算是勉强把整个对话流程走了一遍。


 


下车之前司机还嘱咐着“来到这里记得把雨伞带在身边”。


 


小心是自己一个人来伦敦上学,他性格比较独,从选择读研并且有学校录取他之后,准备留学签证再到伦敦的住宿生活的一切手续几乎都是他自己去做的,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宅家那边又来了电话,他一边听着来自地球另一端的絮絮叨叨,一边在前台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入住注意事项末尾签上自己的名字。


 


“嗯,在搬行李上去。”


 


“五楼。”


 


“有电梯。”


 


“环境挺好。”


 


说着,他推开五楼过道上的门,又要接电话又要拿行李又要开门,小心有点手忙脚乱,门的重量有点沉,分心回答问题的时候一下子没能完全推开,眼看着要撞上,从身后又伸出来一只手抵上了要关上的门。


 


小心愣了一下,视线沿着那只有点过分好看的手往上,看见了好心人的全貌。


 


那人五官偏向西方审美,却并不粗犷,反而有种东方才特有的含蓄,鼻子挺,嘴唇薄,长的很高,留着很长的头发扎了一个马尾,却不显得女气,反而使得他在人群中扎眼得很,当然,也要算上那同样扎眼的苍蓝色。


 


“……在,稍等,遇上人了。”回过神发现宅博士在那边喊了他好几声,他连忙应了,转而用英语道了一句谢谢。


 


“不用谢。”他看了看小心的状况,非常顺手地接手了那个大行李箱,“你在几号房?”


 


“……”这整个人都投这股子无法拒绝,小心无奈地回答。“……501。”


 


他挑高了眉毛,笑开了:“真巧,我502的。”


 


“我叫伽罗,A国人。”


 


“小心,S国。”


 


“啊,我大学时候去过一次,那次是去一个村庄实地考察,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家,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再去一次。”


 


小心笑了一下:“谢谢。”


 


“到了。我住你对门。”伽罗指了指对面挂着502的牌子的灰蓝色密码门。“之后有空我可以带你去周围逛一逛。”


 


正好需要熟悉这一带地形的小心答应地异常干脆。


 


电话那头又开始呼唤小心。


 


“抱歉。”小心指了指手机,得到对方并不介意的回应之后,他把手机举到耳边,“在。”


 


“刚认识的人。”


 


“住对门。”


 


“帮了忙。”


 


“……嗯。”


 


半晌,小心神色有点不自然。


 


伽罗看着递过来的手机,差异地指着自己:“是让我接吗?”


 


“嗯。”


 


“你好,我是伽罗。”


 


“啊,是的,我是A国人。”


 


“没有,只是举手之劳。”


 


“是的,我就住在小心的对门。”


 


“我已经出来工作了。嗯,是的,律师。”


 


“好的,没有问题。”


 


“您太客气了。”


 


似乎听到什么好玩的事情,青年眼底的笑意都要从眼尾漫出来。


 


“没关系,如果小心有什么需要,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他的。他很和我眼缘。”


 


小心在一旁听得分明,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有点烫 。


 


把电话交还给了小心,等着他挂了电话,伽罗才向他询问手机号码。


 


“如果我向你询问你的私人号码,你会不会觉得被冒犯?”


 


小心摇摇头,把自己在这边使用的手机号报给了青年。


 


“抱歉,我想我可能需要再使用一下你的手机,可以吗?”


 


伽罗拿到他的手机,只打开了照相功能,把自己的个人证件照拍了下来。


 


“你这个收好发给你的家人,让他们安心。”


 


小心没想到青年会做到这个地步,心底一热,防备之意散去了不少。


 


“谢谢。”


 


“你怎么总是在道谢。”伽罗失笑,“好了,快进去吧,等你收拾好了,如果你还愿意的话,可以敲开我的门,我带你出去吃。这里地段很好,各地的美食都不缺。”


 


“好。”


 


少年抿出了一点笑意,大概是很少对陌生人这样,这个浅淡的笑容里难得添上了些许羞涩。


 


公寓的单人住房是一室一卫,每层都有公共厨房与洗衣房,收拾的很干净,洗手间空间也很足,有一扇相当大的飘窗,窗外车水马龙,但室内很安静,风景还算不错。


 


小心拍了一张窗外的照片一张室内照发给家里的群,看着瞬间冒出来的一堆消息,不自觉温柔了眉眼。


 


他耐心地一点一点回复着各种问题,直到群里大家长拍板说给他时间收拾和休息,大家才安静了下来。


 


花了两个小时稍微打扫了一遍,铺好床单吗,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归置好,便坐在飘窗上发呆。


 


明天才去报道,时间还早,他有点不知道应该干什么。


 


等到日薄西山,飘远的思绪被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拉了回来。


 


“你好。”门外的青年手里端着两个碗。“我想了想觉得你做了这么久的飞机到伦敦,应该已经很累了,什么都不想做,自作主张熬了点东西,一碗粥一碗水果。”


 


“……”


 


这位好好先生的举动明显吓了小心一跳。


 


大概是看出来他的窘迫,伽罗笑着道:“我们A国人都这样,就当是我在庆祝我终于有了个伴吧,我隔壁的朋友三天前刚回去他的国家,斜对门还没有人入住,这三天就我一个人,很无聊。现在来了个小朋友,我很高兴。”


 


青年体贴的说法明显让少年自在了许多。


 


“谢谢。”


 


“不用谢。”


 


伽罗笑,飘窗的阳光悄然攀上他的五官,金灿灿一片。


 


“好好休息吧,小朋友,祝你有个好梦。”


评论(10)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