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椒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Black&White(2)

商业中心音乐喷泉广场在上午十点四十三分时候爆发出了一阵动乱,人群之中被一股热流冲击得支离破碎,街道上治安机器人的警报声紧随其后,在人们大脑空白的间隙蛮横地霸占了所有反应,驱使着他们远离危险源。

下一秒,尖叫声此起彼伏,人流不约而同如退潮般向四周扩散,密密麻麻挤成一片,间或有反应不及的人也被治安机器人和寻街的治安人员扯到了相对安全的地带。

从爆炸扬起的尘埃之中两道人影一前一后一跃而出,看不清人脸,治安机器人确认了两个人的非法身份之后从一颗圆不溜秋地鹅蛋形状之中拼接出锋利的轮廓,背部蓝色的推进器能源一亮,便朝着锁定好的目标蹿了出去。

大概是发现了无论如何在人群之中制造混乱,身后那些机器人也能跟得紧紧的,干脆转道,抓住拐弯的空档凌空一抓,冲在最前面的机器人首当其冲,仿佛被无形的手控制住了一般,在原地抽搐着,后面与它处在同一路线的机器人与它相撞,直接爆裂开来。

如法炮制了几番,身后追兵已经稀稀拉拉,两个蒙面的作乱者拐了个弯进了小路,余下幸存的机器人再赶上之时,已经扫描不到二人的踪迹了。

“哈哈,傻逼机器。”

其中一个高个子边跑边回头,发现再没有东西追上来,嗤笑着骂了一声。

“别掉以轻心。刚刚作出那么大的乱子,没惊动寻街人就算好的了。”稍微矮一点的出声制止。

“干完这一票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不是说这个无限都市有很多居住者都是异人吗?怎么我看了一圈大多都是普通人啊。”

“听说异人在这里不能随便出手。”

“哈,这城市名号也就说着好听啊,异人活得还没外区自由。”

“行了,我们事先约好的——”

说话之人突然脸色一变,扯住了身边同伙的后衣领强行终止了往前奔跑的速度,往后一跳,几乎同时,他们二人方才所在的地方几片黑色的菱形薄片有一半没入了水泥地面。

在他们上方,少年立在小路上方凌空架出来的晾衣架,正淡淡地看着他们。

“……妈的。”高个儿脾气暴躁,一看少年黑色的制服上挂着的银色三道杠缀着一颗星星的徽章,再傻也明白这是寻街人来了。

寻街人是整个无限都市制度的维护者与律法刑罚的执行者,主要针对异人而设立,为的就是防止异人在公众场合施展能力导致公共损失与人员伤亡。

可是寻街人一出现,也就意味着被抓住的异人将会被无限都市的主脑列入黑名单,等到将来想要再度进入无限都市,困难重重。

他们兄弟二人出来也只是抢了个东西,并无意闹出什么天大的乱子,就连广场上的骚乱也掌握了一个度,怎么就惊动了寻街人?

少年对于二人的心理活动 一无所知,他居高临下,暗红色的眼睛里清晰地映出了两个人已呈现出来的畏缩之态。

他朝着下方二人伸出了手。

“交出来。”

————————————

阿卡斯在门外打了卡,推开处理办的大门发现也就伽罗一个人在,一时觉得新奇,这几天下来,伽罗身后可以说是多了一个小尾巴,整个无限执法局上下都知道有个小粘人精,都已经习惯二人同进同出了,现在没看见少年在,阿卡斯还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

“伽罗,小心去哪儿了?”

“我让他去当寻街人了。”伽罗在自己座位上伸了个懒腰,“寻街人工作还算清闲,也就是到处走一走,看一看,这样也有益于小心心理健康。”

“听说小孩儿是出身金三角?”

“嗯,不过他的履历被上头保密了。”伽罗道,实际上按着他自身的级别,小孩儿再深入的档案他是有权利去查看的,只不过在他看来,现在小孩儿来了特处办,来了处理司,他曾经在什么地方做过什么事情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诶,对了,你这几天跟小心相处下来,有没有试出他的异能是什么?”

能留在特处办的人都是能力可以被主脑异能评测系统判定为危险的异人,这么多天下来,阿卡斯觉得少年除了存在感低得有点可怜,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有哪里特别,值得凯撒能够亲自特批——当然,除去他的个人背景。

“我专门去试这个干什么?”伽罗莫名其妙。“人家小朋友想告诉我们的时候自然就会告诉我们的。”

阿卡斯啧了一声:“行,没劲。”

“对了,开心他们人呢?”

“被甜姐叫过去训话了。”

“报告出错了?”

阿卡斯点头。

“哎呀,我就说,提早写还能多检查几遍呢。”

“别得瑟了吧,我觉得他们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制裁你。”

阿卡斯沉思了一会儿,真诚地看着伽罗:“寻街人的位置现在还有空的吗?或者我去社区做调停都可以。”

“抱歉,名额已满。”

红发青年一声哀嚎。

下一刻,开心的声音相当精准地灌进了他的耳朵里:“阿卡斯出来受死!”

“抱歉,你所找的人不在服务区!”

“我看见你了。”花心咬牙切齿,操纵着磁场将两只笔当小飞刀掷了过去。

“靠,那是我最喜欢的两只笔!”

眼看着他们就要打起来,伽罗哭笑不得,抬手将三个人溢出来的能量收进了自己掌心,轻轻一握,化为蓝色火焰的能量在他手心里化为星星点点散去。

“你们别闹了,还记得这是办公室吗?要是砸坏了桌椅我是不会向凯撒所要经费的,本月份能够给我们透支的额度已经在上星期用完了,到时候你们想蹲着办公吗?我是不介意。”

三人这才讪讪住手。

“小心呢?”

开心环顾了一圈。

“他去哪里了?”

“执法局寻街人刚好缺个人手,我让他去了,正好也可以让他到处逛逛。”伽罗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电子时钟。“我还让SAI-1/0跟着他,以防他走丢,那还是你们弟弟给的,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它也会及时跟我通讯。”

“那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吧。”花心算了一下时间。

伽罗微微皱眉,起身道:“我去一趟派遣部看看。”

“我和花心也去。”

三个人刚起身拿上各自一些零碎的东西,特处办的门就被敲响了。

“伽罗司长。”来的人是信息联络处的一个小姑娘。

“怎么了?”

“执法部来人了,另外,寻街人当中有一个叫做小心的男孩子,听说他是你们特办处的?”

——————————

执法部是整个执法局最主要的部门,占据了执法局主楼的三分之一,特办处因为性质特殊,跟他们不在一个楼,从特办处到执法部需要十分钟的时间,倒是被伽罗硬生生缩短了四分之一。

他难得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了执法部玻璃大门,焦声问:“发生什么事了?”

定睛一看,黑发的少年正抱着他的武器,被围在中间,周围人倒是没有什么为难的意思,准确来说,是少年和其他人一起围着一个黑色的单肩旅行包。

“怎么了怎么了?”开心连声询问,进了门也愣了一下。

“你吓死我了。”花心一看气氛也不像老幺闯了什么祸,松了一口气,转而询问,“这次出去感觉如何?”

“行了,知道你们对这小孩儿宝贝得很,但你们能不能把重点转移一下?”

执法部人员当中走出一个身材相当不错的女子,她神色冷淡,眼里却不见什么负面情绪,显然仅仅只是对于特办处这样散漫地作风感到颇为无奈。

“音队,发生什么事情了?”伽罗问。

“你家小朋友抓了两个异人窃贼,不过带回来的东西有点棘手,法医部的人已经来过了,具体结果还要等两三天。”

伽罗心下一沉,目光放到了正中央的旅行包上:“它有什么问题。”

“尸体。”音乐道,“准确来说,只是一部分。”

开心和花心面面相觑,均在彼此眼里看见了肃然。

花心问:“测过了吗?”

“测过了。有异能残留的波值,是异人。”

“等级呢?”

“这是报告。”

伽罗粗略浏览了一下,回答:“重度腐烂,异能残留量太少,无法判断。”

“具体是死者的哪个部位?”

音乐表情一言难尽,最后她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自己看吧。”

伽罗上前拉开了拉链。

那是一双握着一支画笔的手。

——————————

更一下。

诈个尸。

爽了。

咕咕。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