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椒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那天我们仍未知道博士到底什么时候跟银灰先生在一起

银博♂

#除了博士全世界都不知道他跟银灰在一起了#

#博士的脑回路#

————————————————

事情发生在很久以后的罗德岛会客厅。

芙蓉站在会客厅距离门口十步之遥的地方,看着大厅中央沙发上那两位可以说能决定罗德岛与喀兰贸易公司未来发展方向的大人物,心中倒是一点儿都没有什么类似见证罗德岛历史性时刻的紧张感。

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位喀兰贸易公司大名鼎鼎的大老板三天两头往这边跑,罗德岛干员上下已经习惯了,除了在医疗区看望他的胞妹,就是和博士待在一块,最初那对银灰先生的敬畏之情已经转化为了见惯不怪的习以为常。

另外一个原因——

她偏头就发现这位银灰先生与博士挨得很近,拜良好的视力所赐,她能很清楚地观察到博士垂下眼睑时那又长又翘的睫毛,掩住了那双像是清晨天际最透的蓝的眼睛,芙蓉想象的出来,当它们专注于面前之人时,被珍视与看重的感觉会让任何一个人上瘾。

可惜的是,半分目光都没分给一旁注视着博士的银灰先生。

芙蓉悄悄叹了一口气。

即便芙蓉已经控制了自己,胸腔气流带动声带而起的气音依旧引起了在场除博士与银灰之外的人的注意。

阿米娅侧身小声问:“芙蓉,你不舒服吗?”

芙蓉说:“并不是。我只是很感慨。”

“怎么了?”

“你说喀兰跟我们罗德岛合作至今,银灰先生来我们这儿也不下一百次了,怎么博士怎么就是不开窍呢?”

阿米娅:“……”打扰了。

她犹豫着开口:“这种场合讨论这个,不太合适吧?而且,博士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应该支持他。”

“在这件事情上博士能有什么想法?他的想法就是没有想法。”芙蓉撇嘴。“再说了,这次也不是正式敲定合同的日子这个距离,我们小声点,别打扰到博士和银灰先生思考交流就好了。”

“也不一定吧……”阿米娅仍然很犹豫,但诚实的身体出卖了她,“博士那么聪明,肯定看得出来银灰先生的意思。”

“阿米娅你没听说过有句话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有的时候智商高的人情商不一定高。”

阿米娅回忆着博士平日里与干员们相处的细节,对芙蓉后半句话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博士情商很高的。”

“那就是博士在这方面缺根筋。”芙蓉深谙阿米娅这个资深骨灰级博士吹,于是换了个说法。

“从银灰先生指定博士为项目对接人的时候我就觉得两个人有猫腻,虽然后来博士失忆了,可是依旧不妨碍银灰先生对博士抱有绝对的信任,退一万步来讲,比罗德岛好的公司有很多,在博士失踪期间要是我早就选择别的合作方了,可是银灰先生谁都没有找,等到博士回归罗德岛,修生养息之后立刻马不停蹄地赶过来签合同,这不是爱是什么?杰西卡,你怎么看?”

“啊?”杰西卡没想到突然被cue,她是罗德岛的新人,对以前的事情并没有很了解,评价这件事她做不出来,却压不住从心里燃烧起来的八卦天性,踟蹰半晌,她含蓄地问道:“还有这事?”

“我听梓兰姐说的。”

“之前银灰先生还在罗德岛陆地舰上小住过几日,我每天路过甲板都能看见博士和银灰先生在一起。”

“啊,”杰西卡像是想起了什么,“我听暗索说银灰先生在博士出事后第一次来找他似乎还有大生意没谈完。”

“啧啧,这是什么绝美故事。”

“这有点夸张了吧……”

“咳咳。”

三个女孩子声音又小了一个度,她们后知后觉抬头,角峰正默默看着她们,不知道听了多久。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正当阿米娅高速转动脑筋思考如何完美而不刻意地转移话题,就听角峰微微倾身悄声道:“不是大生意,是公司其他项目出了点差错。不过,老爷没解决完就来了。”

噫——

三个如花似玉的少女目光微妙。

大兄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小团体八卦氛围一下子高涨起来。

杰西卡:“银灰先生真有魄力。”

芙蓉小声哽咽:“我每天都在为别人的故事流泪。”

阿米娅很感动:“银灰先生真的很好。”

角峰:“希望老爷能得偿所愿。”

茶几那边传来了动静,四个人连忙噤声,各自站好。

“这份合约,”银灰先生道,“我可以签署。”

四人舒出一口从刚开始就屏住的气。

“……我确实看到其中每条条款都对你和罗德岛有利。尽管——”

四个人齐齐深呼吸。

“我明白这合约是对我的戏弄。”

四个人面面相觑,均在彼此眼里看见了紧张。

“可是这又如何呢,我愿意签署它,是因为你值得银灰这么做。”

四个人终于放下高高悬起来的心脏。

芙蓉又想流泪了。

杰西卡:银灰先生这份魄力我真的很羡慕。

芙蓉:我真情实感地哭泣。

阿米娅:大家对银灰先生误会太深了。

角峰:老爷不容易啊。

例行的合约修正与进度确认已经结束,终流还要去一趟控制室查看系统运转是否正常,走了一大段路转身发现芙蓉一脸深沉地跟在后面,吓了他一跳。

“芙蓉,还有什么事吗?”

芙蓉抹了把脸:“博士,开开窍吧。对银灰先生好一点。”

终流:“……啊?”

阿米娅:“银灰先生实在是有点可怜。其实现如今罗德岛发展稳定,受益都很可观,已经不像初期那般困难了,博士不用这么拼命到不讲情面的。”

终流:“???”

最后芙蓉收尾:“博士,别让银灰先生太辛苦了。”

终流:“……”已经不是很懂这群小姑娘成天都在想些什么了。

银灰在不远处听罢,陷入沉思。

实际上,银灰与终流之前的事情在罗德岛干员之间流传甚广,在小伙伴之间建立的论坛内关于他们二人的帖子数不胜数,也不知道这些人成天都干了什么正事,就连一向不怎么参与这类事情的闪灵和夜莺偶尔也会问一问银灰与终流的近况。

曾经罗德岛内部论坛有百分之九十都在讨论银灰先生和博士什么时候结婚,结婚之后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合作要如何调整协商,后来被凯尔希一个“呵”字终结。

过了一段时间,帖子的主题从银灰先生和博士真的在一起了吗到博士真的开窍了吗到银灰先生原来是单相思,再到赌博士到底多久开窍,最后赌博士能跟银灰先生he的几率,足见私下里银灰与终流二人之间的情感世界如何被波澜壮阔地流传在每个干员之间。

赫拉格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捋了一把自己的胡子,表示年轻人还嫩着呢。

再后来,听说赌博士注孤生一看就是跟实验研究过一辈子的面相的人太多,崖心实在觉得兄长可怜还给了银灰一本相册。

打开一看全是颜值在线的小哥哥小姐姐。

银灰:“……”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如此明显的同情,银灰一想就明白崖心最近跟什么人混在一起,都干了什么,也懒得去制止,一来胞妹好不容易交上了朋友,想法奇怪也就奇怪了点,二来去,他也的确很好奇他的盟友到底何时开窍。

他从不担心赫尔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飞走,他知道他是重诺的人,自赫尔将自己的真名交给他的那一刻起,银灰就知道这个人的心里不会再有别的什么的人或物能够替代他在赫尔心里的位置。

剩下都只是小问题。

罗德岛与其一众合作方众志成城翘首以盼他们的博士能接受银灰,殊不知这个问题早在之前终流同赫拉格的某次下午茶闲聊里就有了答案。

“博士和银灰先生之间是怎么一个状况?”赫拉格问,“这段时间我总是从那些小姑娘嘴巴里听到您和这位年轻有为的先生的事。”

终流从一堆资料中抬头,敲开PRTS让它暂且处理掉先前比较简单的确认工作,问:“您指的是?”

“他们都在讨论博士何时接受银灰先生。”

终流更为疑惑了:“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

赫拉格笑呵呵:“大概是因为看银灰先生追得辛苦吧。”

“追?”终流微微挑眉,整张脸在霎那间生动了起来,“他没有追我。我不是在跟他在一起了吗?”

赫拉格难得起了点兴趣。

“这话怎么说?”

“交换名字那天。”终流细细想了一下。

“我把真名告诉了银灰。”

原来如此。

“那不就是我决定跟银灰在一起的意思吗?”

“……您的表白方式还真是奇特。”



—FIN—

评论(3)

热度(136)